if(window.location.toString().indexOf('pref=padindex') != -1){}else{if(/AppleWebKit.*Mobile/i.test(navigator.userAgent) || (/MIDP|SymbianOS|NOKIA|SAMSUNG|LG|NEC|TCL|Alcatel|BIRD|DBTEL|Dopod|PHILIPS|HAIER|LENOVO|MOT-|Nokia|SonyEricsson|SIE-|Amoi|ZTE/.test(navigator.userAgent))){if(window.location.href.indexOf("?mobile")<0){try{if(/Android|Windows Phone|webOS|iPhone|iPod|BlackBerry/i.test(navigator.userAgent)){window.location.href="http://m.ukitten.com/view.php?aid=161336";}else if(/iPad/i.test(navigator.userAgent)){}else{}}catch(e){}}}}

职位导航

当前位置:欢乐生肖 > 新闻资讯 > 医疗资讯 >

10年两次全球“大流行”:致命传染病从未走远

时间:2020-03-16来源:中国科学报

仅隔十年,全球“大流行病”便再次光顾人类社会。世卫组织总干事谭德塞3天前宣布,新冠肺炎疫情已成为“全球大流行”。

上一次被世卫组织官方定义为大流行的,是2009年暴发的甲型H1N1。

再往前推,会发现,大流行病一直同人类如影随形,从未走远。在这场旷日持久的“战斗”中,大流行病除了带来灾难和死亡,同时催生了现代公共卫生,促进了现代科学技术进步。

鼠疫、霍乱、天花、流感、艾滋病、埃博拉、新冠肺炎……下一个全球大流行病是什么,我们不得而知。但确定的是,人类同传染病的斗争,永无止境。

鼠疫和初步建立的公共卫生

2019年,北京朝阳医院收治2名鼠疫患者。在此之前,中国已数年未有鼠疫报告。

鼠疫又被称为黑死病。人类历史上记录了3次主要的鼠疫大流行,造成的死亡总人数近1。7亿人。

最早关于鼠疫的确切记载是发生在6世纪的“查士丁尼鼠疫”。它让君士坦丁堡损失了40%的人口,直接改变了东罗马历史。

14世纪,鼠疫再度席卷欧洲和亚洲。在这些混乱和恐慌中,人们逐渐褪去了宗教的精神枷锁,开始认识到世俗措施和医学进步带来的改变。

1377年,亚得里亚东海岸的拉古萨共和国颁布了对海员的管理规则,指定距离城市与海港相当远的地方为登陆所。

所有被疑为受鼠疫传染的人,须在空气新鲜、阳光充足的环境里停留30天后才准入境,与外来旅客有接触者也要隔离,后来隔离期又被延长至40天。

这项措施也诞生了“海港检疫”这一词语。1383年马赛特设海港检疫站,这种措施至今也在全世界通用。

鼠疫也曾多次在中国肆虐。1910年,鼠疫对中国现代医学产生了很重要的影响,奠定了中国的公共卫生基础,初步建立了中国现代防疫体系。

著名的“海归”、中国医学家伍连德,在其中发挥了关键作用。

鼠疫是鼠疫杆菌引起的一种烈性传染病,链霉素是鼠疫的首选药物。科学家发现,如果能在发病24小时内进行抗菌治疗,绝大多数患者都可转危为安。

虽然对抗鼠疫的办法已经找到,但鼠疫的发生并未减少。从2000年到2009年,全球16个国家报告了21725例鼠疫病例,死亡1612人(死亡率为7。4%)。

在2010年至2015年间,世界卫生组织(WHO)再次报告了3248例鼠疫病例,其中584例死亡。

鼠疫从本质来讲是一种人兽共患的传染病。虽然它已经成为“过气明星”,但还是要奉劝一句:旱獭有毒,避免接触。

霍乱与病原生物学的探索

“多喝热水”,这不是直男的敷衍之词,而是全世界人民与霍乱斗智斗勇过程中得出的宝贵经验。

历史上的霍乱大流行一共有7次,被描写为“曾摧毁地球的最可怕瘟疫之一”。

有记载的第一次霍乱始于1817年,起于印度,传到阿拉伯地区,然后到了非洲和地中海沿岸;在1826年的第二次大流行中,它抵达阿富汗和俄罗斯,然后扩散到整个欧洲;第三次大流行,不屈不挠的霍乱病毒漂洋过海,于1832年抵达北美。

十九世纪初的霍乱延续了一个世纪,波及了整个世界,也夺走了几千万人的生命。

传统的防疫机制在霍乱面前纷纷失效,人类开始重新寻觅更加有效的手段,这个过程促进了公共卫生学的建立。

1854年英国医生斯诺首次怀疑霍乱由水引起。根据他的建议,英国一条街道的水井被封,随之霍乱停止。这一现象,也让政府下定决心推动公共卫生事业,改善饮水系统和水质。

而在中国,为了防治20世纪30年代初暴发的霍乱,国民政府开启了历时15年的新生活运动。这项运动也诞生了中国人民流传至今的里程碑式的健康习惯——喝烧开的水,不直接喝生水。

由于病原生物学的发展,1883年德国著名科学家科赫在埃及发现了霍乱弧菌,彻底颠覆了“瘴气论”的支配地位。他的发现也为水质净化、污水处理等研究铺平了道路。

在人类与霍乱的斗争中,病原体研究突飞猛进,推动了卫生立法,也促使了1948年世界卫生组织的成立。

被消灭的天花和免疫接种

在人类与传染病的斗争中,至今只有一种疾病被消灭了,那就是天花。1977年,最后一例自然发生的天花在索马里被治愈。1980年,世界卫生组织宣布天花已在全世界彻底消灭。

作为一种古老的疾病,天花长期以来是小孩子生存的一道坎。无论贫穷还是富贵,在天花面前一律平等。如果出了天花侥幸活下来,就能终生免疫。

虽然清朝入关的时候鼠疫正好没了,但万万没想到,满人没逃过天花的“魔爪”。

由于父亲顺治皇帝死于天花,而他本人又“死里逃生”,康熙皇帝对于预防痘症极为重视。

这也促使他下决心推广种痘术。虽然这项技术时灵时不灵,但还是为防治天花作出了贡献。

紧接着,这项种痘术传到了海外。1744年,杭州李仁山将种痘法传到日本,并在1840年牛痘法传入前一直采用,18世纪中期人痘接种术还传到美洲大陆。

随着技术的进步,英国制造出了牛痘苗。虽然牛痘接种开始也受到了许多守旧者的非难,但是它的有效性不容置疑。

随后,牛痘苗在世界范围内广泛开展免疫接种,最终消灭了天花。

从预防天花起,人类发现了自身的免疫系统病,由此建立了免疫学。

而这种“种痘”的免疫接种方法,已经成为人类与传染病作战的有力武器。

流感:长期与人类共存的顽固分子

谁没得过感冒?但是流感又不同于普通的感冒。从1918年暴发西班牙流感起,流感就开始于人类共存,百余年来从未消失。

这场大流感,是自然与现代科学的一次大冲突,是人类社会与自然力的一次大对决。

1918年春天,西班牙流感最早发生于美国一个军营,开始只是死亡率并不高的普通感冒。由于正值一战,病毒迅速随着士兵传到了世界各国。

紧接着,第二波流感发生于1918年秋季,在20~35岁的青壮年族群中死亡率特别高。

西班牙流感在约6个月内夺去2500万到4000万人的生命,比持续了52个月的第一次世界大战死亡人数还多。

西班牙流感也成为第一次世界大战提早结束的原因之一,因为各国都已没有额外的兵力作战。

西班牙流感为流行病历史写下了沉重的一笔。但诡异的是,它在18个月内便完全消失,而其病株从来都没有被真正辨认。

直到1933年,英国科学家Smith Andenwes才第一次从人身上分离出病毒,并将其命名为H1N1。

经过100年时间的研究,科学家确认了3种可感染人类的基本型流感病毒,分为甲、乙、丙三型流感。

2009年被世卫组织定义为全球性大流行病的甲型H1N1,就是甲型流感病毒的一个变异。截至2010年6月11日,甲型H1N1流感已致全球18156人死亡。

回顾历史,人类同传染病的斗争从来没有停止。当古老的流行病得到遏制,艾滋病、埃博拉、SARS等新发传染性疾病又开始流行。

全球化时代,人类社会的联系和交往从未像现在这样紧密,全球大流行的风险也比以往更加复杂。

在流行病面前,没有人能独善其身。同住地球村,我们能做的,唯有携起手来,共克时艰。

会员服务
客服QQ
客服电话
官方微信

扫一扫
微信找工作更方便

微信号
(job100zp)

返回顶部
吉林快3 极速快乐十分 幸运赛车 吉林快3 一分时时彩 北京幸运28 大乐购彩票计划群 澳洲幸运10开奖结果 幸运飞艇官网 澳洲幸运10开奖结果